×
NEWS.

新闻动态

蚌埠电商产业园-实干也要学习

ACT&Study

共享单车:又一个风口上的“独角兽”骑行向何方
文章出处:本站 | 网站编辑:网站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10-25

继直播之后,共享单车成为时下“资本寒冬”里被资本青睐的又一个风口上的“独角兽”。

公开消息显示,从2016年8月2日到10月13日的70天内,摩拜共享单车和ofo共享单车进行了8次融资。据IT桔子的统计,8次融资的总金额高达5亿美元,折合逾30亿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后起之秀小鸣单车获得的数千万元天使融资和1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以及2016年7月成立的优拜单车获得的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更重要的是,在共享单车的投资客中,不乏腾讯、滴滴、红杉、经纬中国等大牌身影,以及投资市场上颇具慧眼的高瓴资本、华平投资、金沙江创投、熊猫资本、初心资本等投资机构。这不禁引发人们的思考:共享单车是否能够成为互联网经济的下一个风口?数十亿资本的进入能否捧红下一个风口上的“独角兽”呢?本期商业案例《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采访摩拜共享单车创始人王晓峰、共享单车母基金投资人——小村资本合伙人刘晓宁,力图揭示共享单车在定位、资本等层面的真实意图。

一、定位 产品逻辑还是运营逻辑?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它被赋予的最大的商业和社会价值就是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成为出行“最后三公里”的最佳解决方案。由此,围绕“最后三公里”的出行问题,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们结合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存在的问题推出了各自的共享单车系统。

以摩拜共享单车为例,它是国内首个实现无桩,自由停放,可以随借随还的共享单车系统,而支撑这一系统的全靠自行车上的一把智能锁,这把智能锁可以实现车辆定位,后台车辆数据的跟踪等等一系列问题,从而解决了现有城市公共自然车系统必须停放指定位产生的与用户需求不匹配的问题。

这一痛点的解决,让摩拜共享单车首先在上海火了起来,并迅速扩展到北京、深圳、南京、武汉等地。但摩拜共享单车的问题也很多,本身是定制车,每辆车的成本在3000元左右,此外,诸如磨损、盗抢、人为损坏等也严重影响着单车的成本。

小村资本合伙人刘晓宁告诉本报记者,“在获得融资之后,摩拜的挑战是如何铺量,如何在平台不断做大的过程中把成本降下来。”

刘晓宁还是小村母基金、小村早期基金管理人,小村母基金通过投资金沙江创投、经纬创投、熊猫资本、初心资本等,精准捕捉到了共享单车风口,间接覆盖了摩拜、ofo、优拜等热点项目。

不同于摩拜共享单车,ofo共享单车从校园起家,用的是普通传统的自行车,在获得C轮融资后即宣布走出校园进军城市服务,从北京、上海两地开始小范围试点投放。

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在阐述其由校园进军城市的思路时,认为共享单车的需求和人群应划分成三个等级:第一级是学校,其需求最为旺盛、最迫切、人员素质最高;第二级是白领集中地或住宅区密集区域,也是ofo目前正在进行的一步;第三级是网点,将城市也划分成一块块不同的网格,设立虚拟停车桩和电子围栏。

由于普遍传统自行车成本较低,加上很多自行车是收来的旧车改造或者有同学贡献出来的自行车,通过有效的运营,ofo收取的骑行费用基本上可以COVER(覆盖)掉其成本,这或许也是ofo自行车为什么能够迅速发展,并最终受到滴滴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

公开数据显示,摩拜2016年4月登陆上海,9月进入北京,10月进军广深市场,运营以来已经投入数万辆单车,还在持续覆盖。而源起于北京大学的ofo,上线至今已有近7万辆共享单车,总订单超过1500万,日订单超过50万,为全国20座城市超过150万师生提供出行服务。

对于两者在商业模式上的差异,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表示,“ofo是一家运营驱动的公司,摩拜则是一家产品驱动的公司。”

对于这一评判,摩拜共享单车创始人王晓峰却并不太认同,他告诉记者,“摩拜共享单车最大的优势是在我们的智能锁,在独创的智能锁技术的支持下实现车辆的无桩停放,不是把国外的模式复制到中国,而是我们在全球首先创立的一种非常独特的商业模式。”

王晓峰表示,“目前全球有多达八九百个城市拥有共享单车,只有摩拜共享单车是用智能锁来解决定位问题的,尽管这一模式可能很快会被复制或抄袭,但作为首创者,我们会不断推进相关技术的研发。”

对于摩拜单车产品上的问题,王晓峰告诉记者,“互联网产品的特点是根据用户需求不断迭代,我们也不例外,目前我们刚刚推出了轻骑版‘Mobike Lite’,解决单车在造价、重量以及用户便利性方面的问题。”不难看出,摩拜正试图平衡产品成本和用户需求之间的矛盾。

二、竞争 模式渐渐趋同 铺量仍是重点

易观智库互联网出行分析师王晨曦曾指出,摩拜和ofo无论商业模式还是布局重点,很多出发点都不一样。但是,从近期两者的市场策略来看,双方的竞争模式渐渐趋同。以ofo为例,作为摩拜单车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ofo以每辆仅200元的低成本优势,铺设势头颇为猛烈,这一优势曾被其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认为是“单车大战在90天内结束”的重要背景。

但是,ofo单车存在的致命问题却是单车的无故障运营寿命只有六个月左右,这也是为什么近期ofo宣布进入“3.0时代”,对小黄车进行了全面硬件升级的背景。值得注意的是,升级后ofo单车每辆造价超过了500元,同时,有消息显示ofo目前也正准备推出体验更好的智能单车,这将进一步推升ofo单车的造价。

再来看摩拜单车,轻骑版“Mobike Lite”每辆车的重量从25公斤降为17公斤,每辆单车造价降低到了1000元以下,第一批将在北京和上海推出。

王晓峰告诉记者,“未来我们会有两种车,一种是我们的自营车(运动型的),另一种则是我们以传统自行车厂为供应链体系定制的轻便型车辆,两者都是橙色标识,但能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

对此,有分析人士就指出,“在Mobike Lite全面投入使用后,其原本3000元的高造价劣势将被迅速缓解,而ofo的低成本优势也会被稀释。”

不仅如此,双方的骑行费用也接近一致,在此之前,摩拜为1元钱/30分钟,而ofo为1元钱/60分钟,在校园区域则是0.5元/60分钟。摩拜轻骑版推出后费用降低为每半小时0.5元,在城市服务上,两者的价格基本持同。

刘晓宁告诉记者,“共享单车运营的主要成本包括了单车制造成本、折旧成本、营销推广成本等。从目前来看,这两家公司的‘口袋深度’没有太大差别,最终还是‘流量’决胜负,其他还有单车制作成本、网点密度、规模大小,这些因素都决定着谁将胜出。”

在刘晓宁看来,“摩拜有自己的先发优势,但后续可能还是需要跟大的制造厂商合作,以降低单车制作成本;ofo的订单量有基础,背后又有了滴滴支持,‘滴滴’的这个角色很重要,因为滴滴拥有更多的出行场景和更大的流量优势。如果后期滴滴将流量导入ofo的平台,这会对摩拜造成很大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摩拜单车还是ofo单车,最终还是要靠铺量和规模化决定胜负,尤其是数十亿资本的介入之后,相信规模化的速度将大大超过以往。

王晓峰也坦陈,“尽管有智能锁的专利技术,但是在国内技术很难成为壁垒,关键还是靠先发和规模化的优势。”

三、博弈 创业初心与资本的“博弈”

在资本的垂青与巨头的参与之下,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正被寄予厚望,人们将其定义为下一个风口,是出现又一个“独角兽”的领域。这也让很多推理或猜测成为关注的焦点,比如摩拜单车 和ofo单车谁会胜出,两者会不会合并等等。

比如,作为母基金投资人的刘晓宁就告诉记者,“从小村母基金的角度来讲,就是要通过顶尖投手来捕捉创新趋(风)势(口),尽最大可能获取中国经济创新红利,为母基金投资人获取超额回报。通过子基金覆盖‘共享单车’这个赛道,首先也是基于数据、财务模型的支撑,确定这个领域是可以跑出‘独角兽’的。”

不过,作为摩拜创始人的王晓峰却有自己的看法,面对记者抛出的一系列有关商业模式、收入模式以及市场竞争方面的问题,他告诉记者,“所有这一切都要从创业的起源和初心谈起,正是这份初心,决定了摩拜选择的发展道路。”

“创业之初,我们认为城市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包括四轮车时代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陌生关系。通过完整的数据测算,我们发现人们30%~40%的交通出行是5公里以下的路程,如果有100万辆的自行车投放来取代四轮车,那么就可以节省几百万平方米的路面,这样交通压力就会大大缓解,汽车尾气也会大量减少,等红灯的骑车人之间可以互相微笑问候,这是我们的创业初心。”

“但是,如果仅仅是以方便、便宜来劝说人们骑车,尤其是劝说80后、90后来选择自行车出行还不够,所以我们在摩拜单车的设计上注入了‘环保、健康’的理念,让骑车成为一种很COOL、很FASHION的行为,我们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改变人们的出行习惯。”

王晓峰告诉记者,“在与资本对接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沟通的,我们希望对方知道我们是一家有使命感的公司。”按照摩拜单车的规划,他希望推动人们的出行改变最终带来更多的改变,比如原计划是到2050年,我国将建立起100个城镇自行车道,现在我们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把这一计划提前到2030年实现。

这种沟通模式下来,资本没有对摩拜提出短线的要求,甚至所有投资人都将耐心放长到了4~6年以上。

不过,资本对单车市场的“独角兽”期待却并没有改变,资本的逐利和理性对共享单车的发展前景和挑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比如中投顾问互联网行业研究员王宁远就表示,对于共享单车来说,首先要解决车辆盗损严重,线下调度困难,密度分配不合理等痛点,所以运营者必须从自身运营目标和实际情况去制定相应的对策,解决痛点问题,才有可能在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摩拜与ofo能否成为下一个‘独角兽’还需要市场检验,倘若有其他企业能够解决运营痛点,说不定会取代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独角兽’。”王宁远表示。

刘晓宁也告诉记者,“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提是‘最后三公里’的用户需求,这是刚需,是客观存在的。挑战则在于:怎么铺量、把规模做上来;怎么进一步降低成本,跟上平台扩张的速度。”

按照刘晓宁的判断,“细分市场和规模效应这两个点会决定这个行业一定不会出现多家同时并存的局面,可能是一两家。目前ofo与摩拜的竞争只是一个阶段,我们预计这个领域的合并、并购事件会在12个月内见分晓。因为短途出行比之前的滴滴、快的所在的中长距离出行市场门槛更低,整体上行业变化速度也会更快。”

有意思的是,先是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提出要在90天内快速结束战斗,现在是刘晓宁预计这个领域的合并、并购事件会在12个月内见分晓,这让共享单车领域的市场竞争颇有一种“速战速决”的感觉,这与创业者希望以更长线的姿态来实现公司的使命多少有了些差距。

同时,区别资本对于共享单车产业铺量和规模化的期待,王晓峰则表示,“我们不追求数字上的量,而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喜欢我们,摩拜从创业之初没有投放一分钱的广告,靠的就是口碑传播,我们希望做一个有感情、有温度的品牌,这更像一种理念和价值上的认同。”

四、场景 大数据和场景需求模型是关键

在刘晓宁看来,支持共享单车形成规模的是消费习惯(刚性)和足够的频次,但有多大还需要小区-地铁站、CBD、旅游及其他不同场景的需求模型跑出来才能最终确定。这意味着,除了要有足够的共享单车的投入之后,掌握用户的场景需求同样关键。

王晓峰告诉记者,“在解决共享单车的投入规模上,我们重新构建了供应链体系,加大与传统自行车供应商的合作,这在成本控制和车辆供给上可以解决很大的问题。”

同时,摩拜单车设立了专门的研发部门,一方面是车辆的设计和功能上的不断改进、迭代,另一方面则是后台场景需求模型的建立和开发。

“我以前在Uber工作,在打车场景上一早一晚是高峰,但在共享单车的出行上,时间场景出现了五个高峰时段,除了早晚上下班之后,中午午饭前后形成了两个高潮,根据后台的监测数据,大部分人是在这一时段骑车2公里左右去附近吃饭然后返回,11:30左右出来,一两点回去,再加上晚上没有地铁以后是一个使用高峰,总共5个高峰时段。”王晓峰表示。

“事实上,目前我们已经有了地铁、出租车、公交车、走路的出行地图,唯独没有自行车的出行地图,所以,我们还绘制了全球首份自行车出行的智能交通地图,未来希望能帮助到政府部门的工作和老百姓的交通出行。”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大数据的分析和挖掘来说,足够的使用量非常关键,所以,最终的问题仍然回到了铺量上。

同时,针对共享单车存在的资源调配的问题,即由于共享单车随借随还,尤其是摩拜单车属于利用智能锁和GPS的定位实现车辆的供给配置,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部分需求难以被满足的情况,比如上午出行时小区车辆都被骑走,下午办公区的车辆又所剩无几的状况。

而这一问题,恰恰也是共享单车这一商业系统区别于政府公共自行车体系的重大差异,政府公共自行车通常放置在小区和地铁附近,早晨,大家几乎骑光了小区附近的公共自行车,但很快就又会被补回来,这是因为政府出动了卡车专门调配这些车辆的布局。但显而易见的是,这样的投入非常巨大,这也是诸多城市公共自行车难以实现盈利的重要原因。

对于这一问题,无论是共享单车的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他们都认为调配是必须的,但是像政府的这种做法商业企业可能很难承受或做到,未来除了可能增加局部的大规模调配外,主要还是要通过加大共享单车的投入量来解决这一问题。所以,诸多问题的答案最终都回到了原点:铺量。

最新消息显示,ofo目前正在进行战略布局,继续扩张业务,希望投入更多的车辆来提供服务,实现高密度投放。在此之前,ofo 在 一 年的时间里把日订单量从 200 单做到了50万单,彻底打动了曾经希望自己创办共享单车模式的滴滴。

五、观察 改变出行也需商业上成立

不难看出,资本的理性与逐利性正在与共享单车改变交通出行的理念进行碰撞,如果两者协同,或许将能创造出像谷歌一样的伟大公司,而两者如果在节奏上出现差异,也不排除将断送这一模式。

分析人士张继(化名)表示,“共享单车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它与很多时下热点相关,比如共享经济,非常适合资本追逐的概念。”摩拜投资方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公开谈及与ofo等竞争对手差异时也曾表示,“摩拜完全是按照物联网的构思来做,自己生产单车,本质上是链接了车和人,”由此,共享单车同样可以被赋予物联网的概念。

对此,王晓峰告诉记者,“我们内部讨论过,共享单车的开锁、解锁、指令,本身就是物联网的概念,同时智能锁又是智能硬件,加下后台的系统,我们也算是软硬结合,我们还是互联网+,是共享经济、租赁经济,也是O2O,但是,所有这些标签,我们都暂时不希望加在共享单车身上,因为一旦被贴上标签,很可能就会背离初衷。”

在王晓峰看来,摩拜单车最好的定位是希望成为在交通出行方面,除了政府以外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大的民间力量,希望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改变人们的出行。

或许,正是在改变交通出行的愿景之下,摩拜单车与政府解决交通拥堵的决心实现了高度的契合,由此也获得了来自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

摩拜单车从今年4月22日成立,到5月份推出,6月22日,上海杨清区区长就到摩拜单车进行视察,随后,7月23日,上海市副市长骑车照片引起广泛关注,8月20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亲临摩拜,在短短几个月内,摩拜单车演绎了一场民营企业少有的荣光。

这与最早人们对于共享单车与政府公共自行车系统的潜在竞争似乎并不“合拍”,也进一步降低了人们对于政府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很清楚,这与我们的创业初心密切相关,因为这是一份介于商业和公益之间的事业,政府也希望改善交通,所以现在很多区级政府在与我们洽谈合作,比如徐汇区政府已经和摩拜单车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双方将形成一个可复制的智能共享自行车的发展模式与管理标准。”王晓峰表示。

无独有偶,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对于两家公司未来谁会胜出,以及是否合并也表现得非常淡泊,“我们也并不排除和摩拜或者其他同行合作。几家合力,5~10年之后如果能够改变城市出行方式,这将是一件非常具有想象力的事情。”

在张巳丁看来,单车不同于出租车,没有涉及多方利益,而且单车是低碳环保项目,政府方面肯定会支持。更重要的是,政府公共自行车系统更多是公益属性,与共享模式没有形成冲突。ofo以开放的心态在做自行车共享,希望更多参与者共同培育市场。

对于共享单车与政府公共自行车体系的差别,看中这一风口的刘晓宁表示,“共享单车业务游离于公益和商业之间,但它首先在商业上要成立,政府和公司之间会有个区分,政府未来铺设的一些网点可能是摩拜和ofo等公司覆盖不到的。”

互联网生态圈

园区介绍

配套设施

互连网培训

新闻动态

园区企业

招商指南

TOP

QQ交谈

在线客服

关注蚌埠电商产业园微信

  • 我要留言
  • 企业QQ
  • 企业微博

联系我们

地址/Add:
安徽省蚌埠市高新区
黄山大道与迎宾大道交叉口
电话/Tel:
400-152-8999
bdzswcyy@qq.com
Copyright © 蚌埠电子商务产业园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皖ICP备13075754号
"